發表文章

(來論)愛心座概念不清 留用是否真有需要? 前日看到Facebook有一巴士群組,有市民在討論有關關愛座/愛心座的問題,令筆者再次想起這個每次一搬出都引起爭議的社會道德問題。

  很多人都會以為所謂「關愛座」,就是平時任何人都可以坐,然後看見有需要人士,就優先讓給他們坐。但事實是,關愛座是要留用的,只屬於有「有需要人士」才能上座,如果沒有這類人,那麼這個座位就只能留空。   先說說「有需要人士」這個詞語,包含着傷殘、病患、孕婦、老年人及手抱嬰兒的乘客。澳門人口老化嚴重,部分巴士路線的常客均是老年人,那麼,這麼多老年人,該給哪一個坐呢?是不是每個老年人都有需要坐上關愛座?的確,有部分老年人行動不太方便,絕對需要坐;但部分身體壯健、有活力的老年人,這個座位似乎就應該讓給更有需要的人了。至於傷殘、孕婦、手抱嬰兒的乘客,亦應該坐這個關愛座,他們行動也不方便,安坐是合理的。   再看這個留用的安排,部分巴士路線根本長期沒有「有需要人士」乘坐,而該位置長期留空,即使在極繁忙時間,年輕人不敢又不願背負道德罪名,導致效率降低,每輛巴士均少載了4至6名乘客。曾經有市民提出,若果不留用,一但有人坐下了這個關愛座,當「有需要人士」上了巴士,不讓給他們,又該怎麼辦?照道理說,即使是留用,也會有人不理會照坐下,因此,情況也一樣的。   既然不留用,依靠的是讓座模式,我相信,關愛座亦不必設立了。因為巴士上每一位乘客看見有需要人士,都應該讓座,不局限於那幾個指定座位。當然,要養成讓座的美德,依靠的是市民的公民意識。政府和巴士公司向市民和旅客多加宣傳讓座概念,學校也應自幼向學生教導要讓座給有需要人士,培養更佳的公民意識。到人人懂得自覺執行之時,就等於澳門公民社會進步了! 青新•改變澳門協會副召集人 吳啓鋒 (連結:http://www.shimindaily.net/…/%ef%bc%88%e4%be%86%e8%ab%96%e…/)
愛國愛澳何時變成了一種責仼?論議會中人的離地謬論 早前麥瑞權議員向立法會提出辯論動議,要求應該進一步有系統地全面加強全體公務員愛國愛澳意識的教育。理由是特區政府公務員是一國兩制下澳人治澳的重要基石。堅定愛國愛澳、堅定忠於國家和特別行政區,是公務員重要的政治理念和核心價值,也是對公務員的最基本要求。又稱,政府部門有領導主管人員的行政違規事件,明顯暴露出部分領導主管的公務員欠缺特區政府所強調的科學施政和用心為民的施政理念和核心價值,且對愛國愛澳的意識薄弱,使命感嚴重不足。 問題又輕易曝出了: 1.愛國愛澳的程度與是否會行政違規真的有仼何關係嗎? 部分官員指自己絕對"愛國愛澳",最後不也是成為了政府裏行政違規的"佼佼者"。所謂愛國愛澳,其實無論從仼何一個角度看,均與執行好職務完全無關。 2.科學施政和用心為民的施政理念和核心價值本來就是有錯誤的地方? 科學施政的概念,由提出的一刻開始,已注定難以實行。澳門的制度很久以前已存在一些潛規則。把一些不科學的枱底交易影響施政方針的做法,完全合理合法化。導致根本上施政不存在科學,是根據既得利益者的想法來施政。 用心為民絕對無錯,但在做不到科學施政的情況下,又怎樣能以民為本、用心為民呢? 3.愛國愛澳何時變了一種責仼? 其實如果是一個視自己為中國人、澳門人的人,理應會愛國又愛澳,絕不只是公務員。但愛國愛澳,不應是一種責仼,而是由心而發,真心認同自己是中國人、澳門人、愛自己的城市、祖國。而不是去立一條法例,以什麼什麼去強迫愛國愛澳。
澳門人的上車夢,何時才能實現? 澳門自從賭權開放、經濟起飛後,樓價亦跟隨膨脹,到了一個一發不可收拾的境界。走到地產公司門口,一看,較新的普遍都過了600-700萬,有升降機、有管理公司等高樓住宅,更過千萬。唯一選擇,二手樓宇,價格也是高不可攀。 澳門人想要更好的生活環境,尤其是自己住的地方。卻在居民收入中位數只有15000元的程況下,以2017年住宅單位平均建築面積呎價約7000元計算,一個建築面積為1000呎的單位<註:即使是想找個最基本的小單位,也買小見小,新盤普遍都是大於1000呎>,售價為7000000元。(7000000/15000=466個月=38年)即是澳門人不吃不用也要用38年才能供起一個基本的單位,加上銀行大多只會批出20年的貨款。即使由夫妻分別都工作掙錢,其中一方的薪金也只足夠付家庭的基本支出,另一方的薪金則用作供樓,卻又出現了剛才的情況,所以根本澳門人是永遠供不起樓。就算幸運可以靠父幹,但以建築面積去計算下(有的更把走廊和露台位置計算在內),變相又被人騙了不少錢。 另一方面,政府提供的公共房屋,包括向近乎無收入人士的(租)社屋、和向普通市民的(買)經屋。在一般人都不能滿足社屋條件下,大部分都會選擇輪候經屋,卻現時政府的經屋政策,就是計分抽籤、而不是計分輪候輪候,尤如大抽獎般的政策,根本極不公平。而且經屋供應又極不穩定,政府未能給予澳門人一個保證,讓我們更加迷茫。 早前吳國昌議員在立法會中提出動議要求新城填海區澳人澳地、以及區錦新議員的經屋恢復計分排序,連這些最基本的保證,都被否決。可見立法會中的議員不重視我們的住屋需求,也不能代表我們的聲音。 我作為一個基層青年,自幼住在實用面積只有約400呎的複式單位(實際一層只有不足200呎),深知住屋問題有多迫切。每次當我望着一個又一個新的樓宇落成,我都在歎息。 澳門人要花盡一生的時間,去拼搏工作,就是為了一個單位、一個房子,私人樓宇遙不可及、公共樓宇輪候無期,澳門人想置業、想結婚、生兒育女、安居樂業、有好的生活質素,難道真的只是一個夢?政府的政策,又真的是為澳門人著想? 還澳門人一個美好的澳門,一個可以安居樂業的澳門!
【老問題再探討系列】泊車問題 澳門現時可行駛車輛數量約為25萬左右,當中約52%(130,000)為電單車,41%(102,500)為私家車。而可供給這些車輛停泊的車位數量,卻遠遠不及可行駛車輛數量,使"有車無位泊"的情況經常出現,引致車主需要冒險把車輛違法地停泊在馬路上、行人路上,一但有交通警執法,車主又要蒙受被罰款的金錢損失。 還有,有些車主,尤多見於電單車,為貪圖方便,附近有停車場,有些最長都只是幾分鐘的步行距離,也不願停到停車場去,反而是貪方便冒險,然而一但被抓被罰款,車主不但不會自我反省,更會拋出多個極其荒謬的理論,就是"政府要收回9000元" "交通警要趕住交數",而完全忘記自己的貪圖方便行為,才會造成這樣的結果。 總括來說: 1.政府應增加更多的車位,以滿足可行駛車輛的停泊需求。 2.政府應控制進口新車數目,但不能過多,要平衡好保障居民的出行需要和道路情況及泊位數量。 3.對於在極度缺乏車位的區域,政府應採取酌情執法。 4.對於在車位充足的區域,政府應採取積極執法,打擊貪圖方便的行為,起阻嚇作用。
市民日報(來論) 政府出招回應熾熱樓市 限購令才是最終手段? 1月31日,政府向立法會提案,建議手頭有住宅物業的人士或公司在增購住宅時,政府加徵印花稅,二次購買住宅物業時加徵5%印花稅,三次或以上時加徵的印花稅增至 10%。若是換樓人士(1年內賣出原有物業),加徵印花稅則可在原物業轉名90日內申請退回。至於空置房屋,則改為收6%的空置稅。先清楚,類似招數已不是第一次推出了,而樓價始終是降不回市民能負擔的水平,甚至不跌反升。是因為不夠力度嗎?不是,有能力購買的炒家,始終還是有足夠資金購買,加再多的稅,也阻止不了他們,反而令真正有需要的人,距離買樓又遠了一大步。既然這樣的招數沒用,又應該怎樣做呢?總不能讓樓價盲目上升吧!參考內地城市,最常聽到的招數,就是限購令。限購令的好處,就是令炒家有錢也買不了,自用者又不會因此項措施而買不了樓。有人會問,這麼好的措施為甚麼從未在澳門實施?是因為澳門一直有聲音表示,限購令是干預市場自由,澳門是資本主義社會,不能這樣做。作為正在修讀經濟學科的我,必須先提出一個謬點。從經濟學角度,真正的資本主義,是指沒有政府的存在,完全由供應和需求來控制價格。很明顯的,澳門就不是完全資本主義的社會,而是混合型的社會。有公共房屋,有現金分享的派發,已經足夠證明這點。所以干預市場自由的觀點是不合理的,反而似是既得利益者想維護自身利益而提出來擾亂基層市民的謬論。總括來說,只有限購令才能充分控制澳門樓價水平,政府應盡快展開相關研究,早日向立法會提案,從水深火熱的樓市中救救基層的澳門市民!    青新.改變澳門協會 副召集人    吳啟鋒 (連結:http://www.shimindaily.net/…/%E6%94%BF%E5%BA%9C%E5%87%BA%E…/)
市民日報(來函照登)輕軌氹仔段效益極低政府規劃時零考慮 輕軌氹仔段自2012年興建以來,一直被狠批不斷超支追加預算、進度緩慢不斷延期,現時政府預算已達150億元,亦預計要到2019年才完工,根本上可用一塌糊塗來形容。
  但其實問題又何止這麼少呢,參考與輕軌氹仔段走線近乎完全一樣的巴士路線MT4的數據,(往氹仔客運碼頭方向)有一些乘客(居民為多)在司打口至媽閣之間的幾個站上車,到氹仔市區大多均下車了。另一部分(旅客為多)則在氹仔市區上車,到路氹邊檢大樓前的幾個娛樂場大多也下車了。之後的路程根本上在繁忙還是不繁忙時間也是近乎「零客量」。而(往紀念孫中山公園方向),則在繁忙時間氹仔大部分站點均保持高客量,但很多乘客都是地盤勞工。這些數據代表了甚麼?首先,該路線的乘客多為地盤勞工,但當未來路氹建設停止後,地盤勞工的數量會大幅度減少,意味着未來輕軌客量嚴重不符合設計時的目標。   其次,政府可搬出旅客這個詞語,大道理稱旅客可填補客量的不足,但先要清楚,輕軌的設計時速最高為80公里,平均時速只有30公里,比起「賭場巴」速度可能還要慢,以娛樂場「效率為先」的宗旨來說,博企肯定會繼續經營「賭場巴」,加上「賭場巴」不像輕軌要停靠多個站,旅客自然會選擇乘坐。   然後,有一部分乘客也是在澳門半島上車,但輕軌並未延伸至澳門半島,這部分乘客,一定也不會選擇先乘巴士再轉搭輕軌一個站吧。政府提過興建輕軌因為夠便捷,所以應該會有不少人不再駕車而選擇乘坐輕軌。這點絕對是錯誤的,喜歡駕車的人始終會駕車,不管輕軌再便捷,他們都會選擇駕車。   總括來說,輕軌氹仔段速度太慢、效率太低,客量也極不符合預期,加上再三超支,可見政府在設計規劃時根本零客觀考慮,導致繼大白象氹仔碼頭後又一巨作。但這次,卻賠上更多,居民忍受塞車、庫房支出一大筆、佔據馬路位置,根本是「貼錢買難受」。    青新.改變澳門協會 副召集人    吳啓鋒
(連結:http://www.shimindaily.net/…/%e8%bc%95%e8%bb%8c%e6%b0%b9%e…/)